關於部落格
胡說八道的地方,分類不用太在意。
  • 54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紅樓夢新補

 
富奸算什麼,曹雪芹的道行才夠看。
紅樓夢是個一輩子都補不完的大坑啊啊啊!!



雖稱為新補,但事實上是1989年出版的,前面還有日前才剛過世的重量級紅樓同人大手研究者周汝昌先生的推薦序。作者張之先生參詳各版本紅樓殘本及脂評,推測出各角色的結局,替曹雪芹補完了這個千年大坑。

雖然我很喜歡紅樓夢,對各種紅樓分析的書也都很有興趣,但還是不敢自稱紅樓迷,畢竟我沒讀過各版本的紅樓殘本,脂硯齋評本也從來沒翻開過,這樣想自詡紅樓成員也太不要臉了一點。之所以知道這本絕版書是因為剛好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討論,發言者認為這是補得相當不錯的一個版本,所以我就抱著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去借來看了。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種心情?因為原著筆鋒精妙,不管是同時代或是後來人,幾乎都無法完美摩寫,續寫本中的重要角色幾乎都失其神韻,因此不管是再如何研究透徹的大師,說實話續本我還是翻得忐忑;雖然這真的不能怪罪任何人,但期待越大失望越大的那種心情還是很令人難受的。

扯遠了,回到主題。基於我無知膚淺的後見之明,看完這本書的結論還是:狗尾續貂以下是針對幾個問題點的馬後砲書評分析。

首先要提到的當然就是書寫者的筆法,要說我吹毛求疵我也認了,不過小說這種東西,除了內容之外,作者的文才也是作品耐不耐讀的一個很重要因素。舉例來說,寶玉到瀟湘館去找黛玉,同樣一段路,在曹雪芹筆下,當我看見「鳳尾森森,龍吟細細」時,腦中很自然的就出現一棟被綠色竹林包圍的屋子,甚至我還可以想像竹葉被風吹動的姿態和聲音;此外,賈家這麼大,寶玉從怡紅院走到瀟湘館的這條路不可能沒碰上人,曹雪芹就是有辦法在有限的篇幅內,寫出他經過了什麼景色、遇見了什麼人、作了什麼事、說了什麼話,而且不會給人累贅感。用比較有氣質的術語來說,紅樓原著讀來像是一部沒有聲音的電影,文字就是鏡頭,帶著讀者跟著主人翁一起遊走在大觀園中,整本書的畫面是會動的,是流暢的,毫無滯澀感;反觀續書,就只是很單純的給人「寶玉到瀟湘館找黛玉」這樣的印象,讓我們知道主角現在人在哪裡、和誰在一起、在做什麼,沒有什麼額外的描述,所以書中人物感覺都是靜態的,即使是熱鬧的場面,讀來也無任何歡欣感,比較有氣質的說法,就是在鑑賞一幅精美的畫,雖然筆法細膩卓越,人物炯炯有神,但仍舊是靜止於某個空間中,毫無動感可言。

第二個讓人無法接受的部分,應該就是鳳姐一線各人的結局。撇開一點都不重要的賈赦賈璉邢夫人不說,這裡僅論鳳平巧三人的結局。首先第一個要為她叫屈的人當然就是平兒,在原書中,平兒雖忠心於鳳姐,私底下倒也替僕人著想,因此是個從上到下都相當喜愛的角色;但不知為何續書將她寫得相當不堪,說賈家勢敗之後鳳姐被關,好不容易釋回之後,平兒便開始不服鳳姐,甚至還和她拌嘴。這看在認真看完前八十回的讀者眼中是很不能接受的,雖然我也認為原書暗示著平鳳二人的身分會換過來,也就是平兒會被賈璉扶正,但這並不代表他會轉了個性子,開始跟自己的主子沒大沒小,甚至一副算計心態。因為我看的是從圖書館借來的,上面還有前面閱讀者的眉批,我個人深深認同,收錄如下:

平兒不是這樣的人,作者為何把他寫得忒壞?
這作者是不是對平兒有偏見?

其實不光是平兒,整個鳳姐相關支線的結局我都頗不能接受,像是巧姐被劉姥姥說去當童養媳這個部分。從原書當然可以看出曹雪芹有意將板兒與巧姐配在一起,但我卻認為應該是賈家風流雲散,巧姐被賣掉、又被劉姥姥搭救之後,因無處可去而與板兒結了親。至於鳳姐,前八十回的戲份中當然可以看出他最後會被賈璉休離,但是否會因此自盡,倒是要打個大問號,因為我覺得這並不符合鳳姐的個性,當然正面頂撞邢夫人這種事情,應該也不會是聰明的鳳姐會做出來的事。

第三個要提到的,就是主人翁寶玉。他的結局其實還蠻清楚的,就是出家當和尚,看破塵緣,這個部分我想應該沒有什麼爭議。我對續書比較有意見的大概就是劇情先後的安排,因為印象中我看到的紅樓評析,都是寫說賈家衰敗之後,寶玉從人人捧著的鳳凰,變成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瘟疫,嘗進了人情冷暖,最後才決定出家。當然續書中出現的事如賣字畫、打更等,都是其他評析曾經出現過的職業,可是評析寫得更狠,認為這塊不學無術的頑石,雖然想過要賣字畫維生,但事實上他的畫工並不好,詩才也不高,之前的讚美都是大家看在賈家的權勢吹捧出來的,也因此寶玉生活無以為繼,才會淪落為丐。續書雖號稱要給紅樓一個真正的悲劇結局,似乎還是放了寶玉一馬,雖然釵玉的生活貧困,寶玉卻還是怡然自得,遊山玩水,絲毫無任何悲愴可言,後面勉強寫出的乞食、經濟拮据等情境,彷彿也只是為了「寒夜噎酸薺,雪夜圍破氈」這個景象勉強塑造出來的,沒有真的山窮水盡、窮途末路的感覺。

接著就是劇情編排的順序,如上所述,寶玉出家該是了結塵緣的終點,所以應該是放在賣字畫、打更、乞食之後,但是續書卻使寶玉出家之後又還俗,甚至還給了一個神瑛侍者與絳珠仙草的詭異結局,這是不是不寫之寫我不知道,畢竟我很聳又沒什麼學問,不過以讀者的角度來說是還蠻突兀的,就像在八寶冰裡面加了青菜一樣,劇情突然跳開,給了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結局,看到的時候真的是很令人錯愕。難聽的說法就是花惹發

其他如角色戲份的分配〈紫鵑戲份過少、雪雁過重,與原書撘不起來〉、角色性格的轉變〈趙姨娘突然悔過前非〉等等,都是我蠻不能接受的點,不過前面已經說過我很聳又沒有學問,為了避免貽笑大方還是到此打住吧!〈迷之音:我看是懶得打字吧!〉打到這裡突然想起一本書,就是前陣子蠻紅的《劉心武續紅樓夢》:


這本書我只有在書店翻過而已,而且大概翻了前面不到一半就放回去了,若要我來給這本書下定義的話,我個人目光如豆的良心建議心得就是:只要翻前面的評析就好。裡面提到了幾個我覺得很有意思的點,像是鳳姐掃雪拾玉、賈蘭與李紈的人格等,真的是讓人耳目一新的解讀方法我就是被這個騙進去翻他的續書的,不過正文〈續書部份〉真的是挺令人看不下去的,感覺結束得很匆忙,像在趕火車似的,只是交代每個人的結局,也沒有那麼美的鋪陳,完全無法引起讀者共鳴,真的不太成功,但前面的分析很犀利,有一讀的價值就是。

金聖嘆曾評六才子書:莊子、離騷、杜律、史記、水滸、西廂,我一直很好奇,如果紅樓早一點出,在金聖嘆的眼裡它該排第幾?以大才子的角度,又會如何從字裡行間,揣測出各角色的結局?紅樓真可說是東方文學界的蒙那麗莎,困擾著騷人墨客,千百年追尋不輟,只為面紗揭開瞬間的一抹神秘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