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說八道的地方,分類不用太在意。
  • 54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被囚禁的音符


劇情介紹:凱莉在四歲的時候,由於遭逢變故失去了說話能力,唯一能不透過語言了解她的,就是她的好朋友佩翠拉,佩翠拉為凱莉發聲,告訴週遭的大人凱莉需要什麼。一天早上佩翠拉的父母發現她失蹤了,同時凱莉也不見蹤影,雙方家長遍尋不著,只好報警處理,警方調查之後,正準備展開搜索之際,發現凱莉傷痕累累的出現在附近的森林中,手上還拿著佩翠拉的項鍊;中間發生了什麼事只有凱莉知道,因此這次輪到凱莉為佩翠拉說出事實....................

先說我閱讀完之後的感想,這算是一本描述得很成功的書,至少我在看的時候情緒的確是跟的劇情而起伏的,也因為時間關係沒辦法一次看完,所以每次要闔上書的時候都有點懊惱;這本書的寫作方法和《謀殺村》有點像,以劇中各個人物為第一人稱,從各個角度去描寫每個人的心境,兼之帶出各個人物的過往與愛恨情仇。我私心的認為本書在劇情的營造方面要比《謀殺村》高明,不過比較兩本書的差別並非本文的重點,因此略過不提。

如同各大書評所介紹的,這是一本描寫犯罪的書籍,但是作者刻意淡化了犯罪情節,僅將犯人的結局簡單帶過去;故事一開始,作者就開宗明義的告訴我們:凱莉並非失蹤,而是被自己的父親帶入了離家不遠的森林中。由於篇幅與角色的轉換,讀者無法窺視整個事件的脈絡,於是自然而然的就陷入某種焦慮之中;因為我們知道凱莉並非被綁架,在劇中卻被當成兒童失蹤案件處理,勞師動眾的請出大批警力,雖然在他們準備開始搜索的時候凱莉平安歸來,也帶回佩翠拉的消息,但是在此之前的大半本時間,讀者幾乎都是處於憂慮狀態的,很想告訴其他關係者兩個小女孩的現況,但又不可能辦到,僅能帶著這種焦急的感情跟著故事往下走,逼得讀者非看到案情水落石出不肯罷休,我個人認為這是作者營造得非常成功的氣氛。

接著當然不能免俗的要提到本書的寫作方式,有別於一般小說常見的順敘法,本書使用第一人稱,讓每個角色自己出來說話,從第一人的視角描述,但是有個非常有趣的點,就是所有關係者當中,只有兩個人的描述方式和其他人不同,一個是主角凱莉,另外一個就是凱莉的父親葛里夫。或許是為了表達凱莉無法說話的情境,因此作者以第三人稱視角來描述她的處境、她的心情以及她所看見的東西;一直到最後一章,才讓可以說話的凱莉以自己的聲音來述說無法開口的歲月,這種方式除了提供劇情變化、避免讀者煩膩,和加深角色心態轉換之外,也可以避免結局提早被識破,讓懸疑緊張的氣氛一直保持到最後一刻,我認為這是作者處理得非常細膩的地方。

另外一個被特殊處理的主要關係者葛里夫,則是從頭到尾都沒有任何描述心理活動的章節,取而代之,以妻子、兒子、情敵以及鄰居的回憶和觀點去塑造這個人的性格。葛里夫算是很典型的、容易被討厭的丈夫、父親與鄰居,他酗酒、家暴,疑神疑鬼,動不動就對家人大吼大叫,如此負面的形象以至於當他被賦予那種結局時,幾乎沒有任何人〈包括讀者〉同情他。我自己剛看完的時候也是覺得這樣剛好而已,可是深思之後又發現作者真是厲害,這種不著痕跡的編排方式不仔細注意真的看不出來。葛里夫長期外出工作不在家,偏偏妻子安東妮亞與舊情人近水樓臺,又看似藕斷絲連,容易不安又情緒暴躁的他不知如何宣洩壓力,所表現出來的行為就是酗酒和家暴,也就是我們所譴責的,用武力把人鎖在自己身邊;然而反觀大家所同情支持的安東妮亞與路,尤其是路,他的所作所為在我看來嚴重的傷害了自己的家人,誰能忍受自己的枕邊人心裡朝思暮想的是別的女人,而自己只是個代替品?安東妮亞真的有認真的了解過葛里夫嗎?作者不寫葛里夫,是因為連葛里夫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因而停止思考,還是想側寫其實身邊的人都未曾真正的了解過他?這究竟是誰的沉默之聲?是誰的不可承受之重?

至於安東妮亞,故事不只從一處去描述她是個好母親,可是當凱莉最需要她的時候,她卻選擇了逃避。連凱莉的哥哥班恩都看得出來,凱莉失去聲音與父親有關係,然而安東妮亞卻選擇沉默,盲目的欺騙自己:這一切與葛里夫無關,凱莉總有一天會自己好起來。不可否認她真的是個好媽媽,但是在最關鍵的時候她卻不去探尋問題的根源,只想保持表面的幸福美滿,選擇了不問不想,而犧牲品就是凱莉的聲音;雖然最後凱莉並沒有怪罪母親的意思,但安東妮亞還是不能免除加害者的罪名;許多家暴也都是由於親屬默許、無視而滋長的,只要大人多注意一點,小孩的處境就會安全許多,既然如此我就要再問一次:這究竟是誰的沉默之聲?是誰的不可承受之重?

會這樣寫並沒有要替家暴者漂白的用意,只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這本書想探討的東西;至於本書想討論的另一個犯罪,沒什麼好說的去死吧。結局當然照例保密,自己去看比別人告訴你要有趣得多了!

最後,雖然有點老梗,但還是要放首應景歌:

 



The sound of silence   Simon & Garfunkel
沉默之聲   賽門 & 葛芬柯二重唱

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
嗨!黑暗,我的老友
I've come to talk with you again
我又來找你聊天了
Because a vision softly creeping
只因有個幻象緩緩的爬過
Left it's seeds while I was sleeping
趁我熟睡時灑下種籽
And the vision that was planted in my brain
這個深植在我腦海裡的幻象
Still remains within the sound of silence
依然留存在沈默之聲裡

In restless dream
在無盡的夢境裡
I walked alone the narrow street of cobble stone
我一個人走在圓石鋪成的狹窄街道上
Beneath the halo of a street lamp
在街燈的光暈下
I turned my collar to the cold and damp
我豎起衣領抵擋濕冷的天氣
When my eyes were stabbed by the flash of a neon light
當閃爍的霓虹燈刺痛了雙眼
That split the night and touched the sound of silence
光芒劃破夜空,也觸動了沈默之聲

And in the naked light
在沒有燈罩的燈光下
I saw ten thousand people may be more
我看到了數以萬計或者更多的人們
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
人們聊天而不談心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
只用耳朵聽而非用心聆聽
People writing songs that voices never share
人們寫著毫無感情分享的歌
And no one dare disturb the sound of silence
而且沒有人敢去驚擾沈默之聲

"Fools" said I "you do not know"
「愚蠢的人們啊!」我說:「你們不明白------」
"Silence like a cancer grows
「沈默像癌細胞一樣蔓延
Hear my words that I might teach you
仔細聽聽我能教你的
Take my arms that I might reach you"
握住我伸出的手。」
But my words like silent raindrops fell
但我這些話像無聲的雨落下
And echoed in the wells of silence
在沈默的井裡發出回聲------

And the people bowed and prayed to the neon god they made
人們對著自己創造出來的霓虹神像膜拜禱告
And the sign flashed out it's warning
告示上閃爍著警句
In the words that it was forming, and the signs said
在逐漸顯現的字句中,它說著:
"The words of the prophets
「先知的箴言,
Are written on the subway walls and tenement halls
寫在地下鐵的牆壁和廉價公寓的長廊裡,
And whispered in the sound of silence"
並且在沈默之聲中低迴不已---------」

歌詞翻譯來源:www3u.homeip.net/lyrics/show.ph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