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說八道的地方,分類不用太在意。
  • 54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天書奇談(四)


4.
千鈞一髮

行行復行行,皇甫雲告別師父下山之後,便馬不停蹄的往朝雲國首都靈昌城而去。根據葉天的說法,聽聞魔軍再起,三大國已經開始招兵買馬,準備和魔軍決一死戰,而靈昌城是離他們最近的募兵點之一;因此皇甫雲此趟下山的目的,就是前往靈昌城,助守軍一臂之力。他是初次下山,路況不熟,因而沿路向獵戶、樵夫打聽方向,鄉下人樸實,看到一個年輕小夥子好聲好氣的問路,多半都樂於指點,有時候還會遇近好心的人家留他一宿,就這樣無驚無險的,一路朝目的地前進。

一天,皇甫雲在一座森林前駐足,這一帶看來前一晚才起了大風雨,不僅地面泥濘,四周還有被吹壞的竹籬笆。看著竹片殘骸,皇甫雲忖度這附近該有人家,因此決定穿過森林,到前方去看看。打定了主意之後,他便邁步往森林內走去,森林裡落葉與爛泥混在一起,也沒有像樣的道路,越往裡面走,腳下的地就越阻滯難行,幸好葉天的確是個好師父,雖然皇甫雲是恩人之子,但也沒放縱了他,在葉天的監督下,皇甫雲的武功底子還算紮實,這一路走來倒也沒有多大困難。只是越往裡走,皇甫雲心中就越是疑惑,從外面的竹子碎片看來,那爿竹籬笆是有人細心砌好的,但一路行來卻不見有人經過的痕跡;正在疑惑之際,前方不遠處的樹叢出現了細微的聲響,皇甫雲乃練武之人,聲音雖然細微,卻逃不過他的耳朶,當下心生戒備,表面上卻裝作毫不知情,腳步不停的繼續往前邁進。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他接近那有問題的樹叢的一瞬間,一個黑影迅速的從中竄出,撲向皇甫雲,皇甫雲早有準備,一個回身,遊刃有餘的避開了攻擊,才剛穩住身子,定睛一看,卻不由得愣了一愣,因為攻擊他的不是人類,而是一頭足足有他兩倍大的棕色大熊,棕熊似乎對他有敵意,一擊不成,雖然沒有再追擊,但卻死死的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發出威嚇的低吼。皇甫雲知道只要自己有什麼動靜,熊就會立刻撲上來,因而站在原地,僅是戒備,一人一熊就這樣大眼瞪小眼的對峙著。

這股沉默很快的被打破,棕熊像是等得不耐煩了,大吼一聲撲了上來,為了躲避魔軍的追殺,皇甫雲跟著師父多年來深居簡出,比起人類,山裡的動物更像是他的朋友,面對眼前瘋狂攻擊的大熊,一時之間他無法決定要不要還擊,因而僅僅只是閃避。棕熊眼見自己連續朝皇甫雲揮出的幾爪都被他輕輕迴避掉,似乎受到刺激,再次大吼一聲,整個身體朝著他撞了過去,皇甫雲連忙用幾個後空翻向後閃避,來不及卸力,誰知大熊還不放鬆,又朝著他衝了過來,結結實實的撞上了他,皇甫雲悶哼一聲,借力向後一躍拉開距離,就在落地的當兒,腳下突然一空,本來該是地面的地方突然出現一個大洞,洞裡插滿了削尖的竹子,要是就這麼直直的落下去,肯定會被竹山刺穿;皇甫雲心知不妙,在空中一個打挺,硬是翻身,在千鈞一髮之際,順利的摔在洞底的竹刺之間,但事起倉卒,身上仍不免被劃了幾道口子,他有點狼狽的站了起來,打量著這個洞穴,撇開竹刺不說,洞挖的很深,又舖上一層泥土落葉隱藏,擺明了就是陷阱,「這是怎麼回事?」他喃喃的問句自然不會有答案,但無論如何,先上去再說。想到這裡他提氣,藉著竹刺,幾個縱掠又回到了地面,但沒想到的是,皇甫雲摔進洞之後,地面上一片安靜,他原以為那頭熊失去了攻擊對象已經離去,誰知道那隻熊居然守在洞口,他才剛踏上地面,熊便一爪掃了過來,猝不及防之下,皇甫雲被打飛了出去,直接摔進樹叢。

還來不及站起身,大熊又朝他撲了過來,皇甫雲連忙幾個打滾避開,棕熊毫不客氣,幾爪繼續掃來,倉卒之下,皇甫雲堪堪避開要害,身上不免又多了幾道傷;棕熊殺紅了眼,死咬著他不放,掌掃之後又開始低咆,彷彿盤算著要從何處開始大快朵頤。皇甫雲深知若繼續這樣下去,當自己氣空力盡之時,就是喪命熊口下之刻,一邊戒備著猛獸的下一波攻擊,一邊四下打量,尋找脫身之法;忽然一棵參天古木映入他的眼簾,樹蔭濃密,枝幹穩固,且與旁邊的大樹相接,心下忖度憑自己的輕功,應該能躍上樹梢,姑且在樹上躲一躲,熊自行離開自是最好,若還不放棄繼續攻擊,他也可以看準機會跳到別棵樹上,藉機逃離「戰場」。

主意已定,接著便是引誘棕熊露出破綻,以便得空上樹;皇甫雲思及此,便一改守勢,開始主動挑釁對手,不管這隻熊是為了什麼才如此執意要置他於死地,失去冷靜的對手總是非常容易再次被激怒,進而有機可乘,因此他用盡自己想得到的方法開始引誘棕熊進攻;果然不出所料,被他刻意做出的動作激怒,棕熊先是信信低咆,最後大吼一聲撲了上來,雖然攻勢兇猛,但畢竟只是單純的攻擊,並沒有其他以進為退、引誘對手的陷阱在內,反之還因動作過大而出現些微破綻,這樣對無意傷人的皇甫雲來說已經足夠,只見他虛晃一招,覷了個空從棕熊爪下穿過,提氣幾個縱躍來到大樹下,眼看即將順利上樹,正想再次施力時,突然感覺一陣暈眩,身體不聽使喚倒了下去。

「怎麼回事……」一語未畢,皇甫雲眼角隨即瞥見棕熊已發現自己上當,四下搜尋之後發現了他,正低咆著朝他逼近,心下知道不妙,連忙使力想站起身子,誰知這一試才發現身體已經麻痺沒有感覺,神志也開始游離;最後映入模糊視線中的是黑熊逐漸逼近的身影與威脅生命的低吼聲,想起殺親大仇未報,動彈不得的皇甫雲心下不甘,又想起還在山中等在自己平安回去的老者,不甘之心又轉為愧疚之情,「師父……雲兒對不起您,沒辦法殺退魔軍,帶著喜訊給您了……」


一陣吆喝聲模糊的由遠而近傳來,皇甫雲雙眼一閉,跌入了黑不見底的意識深淵中。

------------------------
填坑這種東西,很容易因為沒動力而停滯,所以會出很慢也不能怪我〈牽拖中〉

此外,在寫的時候我有個驚人的發現,如果我再以這種字數繼續下去,出到兩百都寫不完,所以下一回開始會增加字數,希望可以同時斷得漂亮。

好嘛新年快樂!〈被毆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