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說八道的地方,分類不用太在意。
  • 56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原創小說平行世界試寫

斷垣殘壁,四周一片死寂。

男子倚著一面斷牆,閉眼調息,身上衣飾皆被血漬染紅,已看不出原本的顏色,幾處大傷已簡單包紮過,然而觸目驚心的紅仍如野火般向繃帶四散蔓延。

一個嬌小身影繞過牆面,來到他身邊,「沒有人追過來。」對方彎身查看他的傷口,皺了皺眉:「你的傷還在滲血,等我一下。」說著喃喃念起咒語,可是和慎重其事的態度相反,撫上傷口的手僅發出淡弱微光。

他睜眼看著正聚精會神替他療傷的孩子,十六?還是十五?花樣年華的年紀,該與一般女孩一樣,蓄下一頭長髮,用美麗的髮飾裝點一襲烏黑,穿上或許不算華麗的衣裙,平靜愉悅的生活著,而不是如現在這般全副武裝,滿身血污,短的不能再短的髮型,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個男孩。

已經到極限了,即使是大陸最強的盾牌,在精神極度耗弱下,連最簡單的傷口都無法治癒。

二十年前,不知何處出現的生物開始肆虐,牠們全身漆黑,身型怪異,擁有強大的生命力與戰鬥力,瞬間席捲整個大陸,本來你爭我奪的各大公國不得不暫時休兵,聯合抵抗外侮,本來以為這些怪物只是塊頭大,不會動腦筋,但一次、兩次交鋒下來,竟意外發現牠們有組織、有階級,甚至有自己的「國王」,用巧妙戰略與優勢戰鬥力狠狠的打擊人類聯軍,就在聯軍被逼的奄奄一息,即將敗亡之際,他出現了,宛如救星一般,帶著人類聯軍反擊、收回失土,所到之處奇蹟般的未嘗敗績;隨著節節勝利,他的聲望也水漲船高,眼看只要攻下「國王」的堡壘,戰爭就可結束,廣大民眾也衷心期盼著王者的誕生,給予大陸全新生命,然而這個情勢卻使公國貴族與既得利益者感到恐慌,為避免失去權勢,他們在最終戰役中做了手腳,倒轉槍頭攻擊英雄,促不及防之下,英雄身受重傷,在夥伴的保護下勉強逃出。

微微一笑,他開口:「海拉。」

一雙黑眸對上他,閃著疑惑,但沒有停止療傷:「什麼?」

「還記得我們是怎麼認識的嗎?」會遇上是個偶然,對方原本住在深山中,與世無爭,是他發現了她強大的力量,將她拉進戰場,以「最強盾牌」的身分,成為己方最好的防護罩,擋下敵方無數次致命攻擊,為勝利帶來曙光。

海拉皺了皺眉:「現在說這個做什麼,你好好休息恢復體力,等其他人回來我們要繼續走。」才剛說完,又有人靠近,英雄抬眼一掃,九個,一個都不少。

「我們已經在每個方位都做了手腳,他們要追上來沒這麼快。」先開口的是其中一個綠衣青年,說完他皺了皺眉:「你現在怎麼樣?」

「法米里歐呢?」他不答反問。

「我、我!」站在一邊的小男孩忙忙舉手,活潑快樂的樣子和情勢不合:「我們回來的時候有一路追兵已經到了附近,里歐決定先把他們引開,他叫我們先走,晚一點會來跟我們會合。」

莞爾一笑,「現在兩邊都在追我們了。」

「要動你得先經過我同意,」發話的短髮女孩嬌小可人,但說話時身上邪氣大盛,一雙紅目還隱隱泛出血光:「誰敢靠近你我就殺了誰。」

一雙姊妹花站了出來,左右對映,儼然就是鏡子的兩端,「那麼,」左邊的撲克臉開了口,右邊的面無表情接下去:「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負傷的英雄笑容不變:「我現在正要告訴你們。」

「下命令吧,」綠衣青年倨傲的眼中有著不容懷疑的忠誠:「只要是你的要求,我們都會達成。」

他吁了口氣:「現在起你們分開行動,盡快離開這裡,海拉帶著我的劍和法米里歐會合,一起逃走。」

「這是什麼意思?」另一個擁有銀色長髮的青年瞇了瞇眼:「你要我們離開本體?」

「各大公國之所以想消滅我,除了畏懼權勢被奪,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想得到九星破霧,或者說,得到身為劍靈的你們。」

九星破霧,英雄出現時就握在手上的兵器,劍本身平凡無奇,但鑲在劍上的九顆魔石卻各自擁有不同的強大力量,依宿在魔石上的九個劍之精靈皆宣示對英雄效忠,成為英雄掃平敵軍的最佳戰力。

苦笑,其實他本來打算等戰爭結束,就帶著所有人遊山玩水去,根本沒想要當什麼國王,以為這麼段時間相處下來這個志向大家都清楚,誰知戰友並不這麼想,「若讓他們得到你們,恐怕在魔物被敉平之前,就會先打個你死我活,所以不能讓他們得到九星破霧。」

綠衣青年皺眉,「就算他們得到九星破霧,劍靈也不會對他們宣示效忠。」劍之精靈有自由意志,只會對值得效忠的主人付出一切。

「要使用你們的力量,不一定要你們展現忠誠,用魔法或禁咒一樣可以達成目的。」公國聯軍有很多魔法師與禁咒師,若封住劍靈的自由意志可以得到強大的使役魔,他們不會介意做個傀儡娃娃一勞永逸,「所以你們必須分開行動,帶走屬於你們的魔石,把劍留給海拉。」失去精靈的九星破霧只是把鋒利一點的普通武器,而只要魔石在身邊,劍靈們就可以自由行動不受拘束。

四周陷入一片靜默,九個劍靈正用沉默來抗議這個決定,此時海拉開口:「那你呢?你要怎麼辦?」

微笑,「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恐怕撐不了多久了,所以把我留在這裡,你們離開。」

「不可能!」紅眼女孩毫不客氣的打斷,眼神幾近瘋狂:「要走他們走,我留下來陪你,誰敢靠近你我就殺了誰。」

他望進女孩的紅眼:「最該離開的反而是妳,妳知道我的意思。」

「只要我全力攻擊,沒有人擋得下來。」

「但他們可以打持久戰,時間久了妳總會有破綻的,只要精神被控制,即使是精靈也只能任他們予取予求。」

「給我時間,我會治好你。」海拉也不想放棄希望。

「護送我逃出來已經耗盡妳所有的力量,沒有長時間的療養是不可能恢復的。」再怎麼強悍的盾牌畢竟還是個人類孩子,精神力有其極限,所以即使有咒語輔助,治癒的光芒也如此微弱。

綠衣青年重重的捶了一下斷牆,劍靈力量強大無所不能,但卻無法擁有治癒或起死回生之類的能力。

「我…我們……還有……里…里歐…」長髮及肩的劍靈女孩怯怯開口,冀望能扭轉分離的結局。

環視眾人,嘆了口氣,他知道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樣,所以不得不下重手,「這是主人的命令。」劍靈對選擇主人慎重其事,換來的就是對命令的絕對服從。

一陣靜默後,第一個動作的是紅眼女孩,「……混帳。」咬牙低咒,女孩伸手朝擱置一旁的劍做了個抓取的動作,然後迅速轉身,幾個跳躍消失無蹤。其他八個精靈依序從劍上拿走屬於自己的魔石,默然四散,當所有人都離開之後,海拉才起身,抓起只剩空殼的九星破霧,朝原先活潑男孩的來時方向去,準備尋找引開敵人的僅存夥伴,走了兩步又回頭:「……我走了。」

他微微一笑:「時間……還很長,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

黑髮女孩想了想,點頭:「也是,我等你。」步伐不再遲疑,轉身離去。

閉上眼,感受到生命力正逐漸流失,公國聯軍是真的要格殺他,招招命中要害,若不是眾人拼死相護,他無法撐到現在。「算了,時間還很長,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思及此,他不禁露出微笑。


埃恩‧大陸曆791年,英雄於討伐「國王」一役中不幸身亡,戰役功敗垂成,各公國積極扶持自我勢力,爭奪「英雄繼位者」之名與聯軍統率之權,大陸的戰國時代於焉展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