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說八道的地方,分類不用太在意。
  • 54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天書奇談(三)


3.初入江湖

新月。

雕欄畫棟,朱漆迴廊。

一道人影迅速翻過高牆,落地時的輕微聲響為黑夜投下了些許不平靜。只見那人立起身來,輕鬆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哀唷,我就說這種繡花打扮的生活不適合我了嘛!既然要強迫我,就別怪我離家出走了。」說罷即邁開腳步往街道的盡頭走去,但沒兩步又停下來,回頭望向那堵高牆,最後才像是下定了決心般,快步消失在黑暗裡。
 
千山鳥飛絕。

小屋中,一名五十多歲的壯年人立在窗前。髮腳雖已花白,但仔細觀察,還是可以發現隱藏在他眼神中的智慧,以及老驥伏櫪的雄心。門呀然被推開,褐髮青年走了進來,恭敬的立於老者身後:「師父,您找我?」老者轉過身來,望著眼前的青年,有別於自己的內斂,尚是初生之犢的青年有著一雙清澈明朗的雙眸,毫不隱藏的釋放如火般燃燒的正義雄心,就像當年……他的父親一樣。

從回憶中拉回思緒,老者慈祥的看著自己的愛徒:「雲兒,你今年多大了?」

「回師父,今年十八。」

「十八……那已經過了十幾年了……」老者走向屋中唯一的一張桌子,並示意青年也過來坐下:「你還記不記得,你的父母是怎麼死的?」

「當然。」青年的眼中浮現了明顯可見的怒火:「十三年前,魔軍猖獗,師父領導義軍和他們對抗,誰知……誰知……」

見到徒弟激動的模樣,身為當事人的老者心平氣和的接了下去:「那時我乃義軍將軍葉天,在十三年前與魔軍最後一戰時,本已將敵軍壓制住,誰知我的副將陣前倒戈,從後方偷襲我,還放出我已戰死的謠言,使我軍軍心大亂,反而被魔軍擊敗,潰不成軍。那時身負重傷的我逃進了皇甫家,蒙皇甫夫婦──也就是你的父母收留,替我療傷。誰知道……」

葉天說到這裡,皇甫雲恨恨的接了下去:「誰知道那群賊人不肯放過師父,竟派軍隊挨家挨戶的搜索,還用重金懸賞師父的下落,結果有人為了錢財去密告師父在我家,當天晚上那些賊人就破門而入……」

葉天嘆了口氣:「你的父母與我素昧平生,卻為了義氣堅決不肯把我交出去,惹惱了魔軍領袖,不但殺了你的父母,還放火燒了你家,我趁著一片混亂,帶著你逃了出來,隱居在這裡,一住就是十三年。」

「那些賊人要是讓我遇上,必殺他們個片甲不留!」說到激動處,皇甫雲忍不住大力的拍了一下桌子,隨後驚覺到不該在長輩面前沒禮貌,趕緊低下頭去表示歉意,葉天不甚在意這些禮俗枝節,逕自說了下去:

「雲兒,我當了你十三年的師父,自問沒有藏私,所有我會的本領都已經交給你了,現在有一件事,為師想交給你去做,你願意嗎?」

皇甫雲毫不遲疑的回答:「您說這是什麼話,只要師父一句話,上刀山下油鍋雲兒也不會皺眉頭的。」

葉天點了點頭,道:「其實這件事情也跟你有關,雖然我帶著你隱居深山,但還是有些老部下會將外面的消息傳遞給我。十幾年前我們力抗魔軍,雖然功敗垂成,但也讓他們元氣大傷,不得不暫時沉靜一陣子,但是最近我收到情報,魔軍經過這幾年的休養,勢力再度壯大,又重新出兵,想征服天下,三大國十三年前吃了大虧,不敢怠慢,已經組織了軍隊,打算與魔軍決一死戰,為師希望你前去,助他們一臂之力。」

皇甫雲越聽心中越是激動,葉天話音才落,他便搶著答道:「我願意去!這也是替我的父母報仇!」

聽了這話,葉天起身走進臥房,不一會兒拿了一個包裹出來,放在桌上,皇甫雲疑惑道:「師父,這是……?」

「這是我當年破敵殺陣的武器,名為墨盧,今日就贈與你,希望對你有幫助。」

皇甫雲心中感動,在葉天的授意下,打開了包袱,一把刀靜靜的躺在那裡,從刀鞘和握柄的磨損,可以看出它有些年代,但是保養得宜,可以看出主人的用心與珍惜,他輕輕拉刀出鞘,只見刀刃雪白,森寒照面,鋒利無比,可見葉天每天都仔細保養,並沒有因為退隱而任其生鏽蒙塵。

「……謝謝師父,我會珍惜的。」皇甫雲的聲音有點啞。

葉天再次仔細的看了看這個徒弟,劍眉星目,高大挺拔,和當年的恩人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就連脾氣也是一個樣兒,思及此,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如此一來,我也不負恩公的情義了。」頓了頓又道:「雲兒,你此次下山,幾件事情你自己要多留意。」

皇甫雲忙收了刀,垂手侍立:「弟子謹聽師父吩咐。」

葉天思索了一會兒,才神情嚴肅的開口:「你久居深山,與人打交道的機會不多,有些人情事故你比較不了解,江湖險惡,人的心比書上教的要複雜得多了,因此一路上要小心謹慎,防人之心不可無。」

「是。」

「還有,」葉天頓了頓,又道:「你年輕氣盛,又急公好義,有時候不免會躁進了些,很容易誤觸陷阱,因此遇上事兒了,要記得三思而後行,要是真的不敵,別為了面子死撐,當退則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知道嗎?」

「弟子明白。」

葉天又嘆了口氣:「雲兒,你可別只是口頭答應啊。算是師父求你吧,真的遇到了危險,就想想師父吧,要是你有了三長兩短,為師九泉之下怎麼跟你父母交待啊!」

皇甫雲抬頭看著師父,突然覺得這位朝夕相處的老者,一夕之間老了很多,就像是個要放手讓孩子飛的父母,帶著濃濃的憂心和期盼看著自己,心中不由得一酸,跪下道:「師父,您的話雲兒都記住了,等雲兒殺退魔軍,為父母報仇之後,立刻就回到山上,奉養師父到一百歲。」

葉天把他扶了起來:「好,好,時候不早了,你快去準備準備吧!下了山後,萬事小心,知道嗎?」

「師父也是,沒有雲兒在一旁服侍,自己要多注意身子。」

葉天苦笑:「我不是小孩子了,別擔心。師父就在這裡等你回來。」

皇甫雲立起身來,行了個禮,便回房整理行囊,一宿無話。第二天他特地起了個大早,背起行囊,拿起墨盧刀,輕手輕腳的來到了小屋外,四下張望,將家的景象牢牢記在心中之後,才喃喃道:「師父別怪我不告而別,要是讓師父送我,一定又會開始擔心,等雲兒殺退魔軍,再回來向師父請罪。」說罷跪在地上,朝小屋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才站起來往山下跑去,等到他的身影完全被塵霧掩蓋了之後,屋旁的大樹才轉出一個人,悠悠的嘆了口氣,推開屋門,走進小屋中。

-----------------------
真的不是我偷懶不寫啊,啊就.........就沒有靈感咩.........真的啦真的啦........〈眼神飄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