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說八道的地方,分類不用太在意。
  • 56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天書奇談(二)


2.無名

伯牙小心翼翼的蹲下來,戳了戳眼前的這本書:「書兄……剛才是你在說話嗎?」

「……你很沒禮貌。」就算沒有痛覺,它還是忍不住要訓斥這無理的傢伙。

伯牙反射性的手一縮,可是不到兩秒又忍不住靠了過去。

「世界還真的是無奇不有。」相較起來,左丘的反應就冷靜多了。

「我就說吧!比待在同一個地方要有趣多了!」身為雲遊提議者的伯牙聞言忍不住沾沾自喜了起來。

左丘彎下身拾起書:「不過,為什麼你會被扔在這裡呢?」

它沉默了一會兒,「不知道,我不記得了。」

「不記得?」

「我不記得在這裡以前的事了。只是依稀有印象遇過很多人,看過很多事,去過很多地方,可是沒有確切的回憶,比較清晰的只有待在這裡的記憶。」

翻動了一下手上的書,就像第一印象一樣,封面沒有任何文字,左丘想了想:「冒昧了。」然後翻開書本,果不期然看見內文也是一片空白。

「這樣就沒有任何線索了。」左丘忍不住沉思了起來。

「你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嗎?誰創造你的?誰把你帶到這裡來的?這些總會有印象吧?」伯牙插嘴道。

如果有五官,它真的很想學人類對藍衣青年翻個白眼:「你活了這麼久,難道連成仙之前的每件事情都記得一清二楚嗎?」

這下子連左丘都感到驚訝了:「你看的出來我們是仙人?」

「這世上沒有我不知道的事。」這是它的驕傲。頓了一下,又補充道:「除了我在這裡之前的記憶以外。」

「自己本來就是最不容易了解的東西。」左丘笑笑:「我是左丘,他叫做于伯牙,要怎麼稱呼你呢?」

再次沉默,「我沒有名字。」

「你的創造者沒有為你取名字嗎?」伯牙忍不住又插了嘴。

再次遺憾自己沒有五官,「你會幫一本書取名字嗎?」

就算看不見表情,伯牙也可以從無名之書的語氣中感覺到不屑,他不服氣的伸手戳了戳書背:「喂,你知道我們是仙人,說話要尊敬一點吧!」


「左丘的話當然沒問題,如果是你的話……」

「什麼!直接叫他左丘!你們很熟嗎!」

「他已經向我介紹過了。」

「我呢?他也有說我的名字吧!」

剛才是在吵這個嗎?不過它可不願意認輸:「你又沒有自我介紹。」

「你不是無所不知的嗎?怎麼會不知道我的名字啊?」仙人就是活很久然後會一點法術的人,人都是很狡滑的。

「……伯牙。」只能認栽。

「夠了伯牙,別這樣捉弄人。」看著像個打贏架的孩子似,趾高氣昂的伯牙,左丘忍著笑出聲制止,把對話轉回正題:「所以你對自己的過去一點印象都沒有?」

它又不是人!本想如此反駁的伯牙聽到這句話就安靜了下來,雖然對左丘的第一印象不錯,但是一直被戳中要穴,還是讓它小小的鬧了一下脾氣:「不記得。」沒有表情,但是聲音聽起來悶悶的,讓伯牙忍不住又想逗它一下:「你真的什麼都知道?」

「當然。」這是不容許別人玷汙的自尊心。

藍色的眸子轉了轉,一個刁鑽的問題浮上腦海:「那我問你,貓為什麼沒有腳步聲?」

「伯牙!」左丘又好氣又好笑,才想阻止,卻聽見無名之書侃侃而談:「極北之地,有一巨魔犬,張口可吞天地,諸神慌恐,求助於地之民族。地之民身型矮小,善冶鍛,以貓之足音、女人之鬚、石之根、魚之瞼、熊之警性、鳥之津成一鎖鏈以縛之,此後天地失此六物爾。」

伯牙眨眨眼:「這是真的嗎?」

「那當然!」

「可是我從沒聽過這種事,是哪個神?太上老君?」

「……極北之地的神,就算你是仙人也不可能認識其他所有的同道吧!」它有點想要求左丘把自己往這個笨蛋的腦袋砸下去。

「你真的沒騙我嗎?」

真是恨自己沒有眼睛可以翻:「你若不信,何不自行驗證?」

「這是個好主意!」伯牙擊掌:「左丘,我們往北走吧!」

左丘沒有回答,歪著頭似乎在想些什麼,伯牙難得閉嘴不打擾他,最後只見黑眸青年緩緩開口:「書啊,若你真是無所不知,可否解答我心中多年的疑惑?」

聞言伯牙再次眨眨眼,但是識相的沒有開口,只聽得青年繼續說下去:「俠義、勇氣、飄逸、慈悲四種人間品格中,何者能夠真的改變世界?」

本應如先前一般,滔滔不絕的開口論述,但是它卻沉默了。俠者以義行遍天下,勇者無懼無畏,此兩性至剛;飄逸無慾,慈悲憐憫,至柔之性也;過柔無立,至剛易折,此四性本就相輔相成,相生相剋以成天地萬物,沒有孰優孰劣的高下之分,既是如此,硬要分出高下,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像是看見它的為難,左丘淡淡的笑了笑,看似有些遺憾:「沒關係的,此四性何者過強對天下來說皆不是好事,這只是我個人的好奇心罷了,不須過於鑽研。」伯牙也難得好心的打了圓場:「是呀是呀,總要陰陽相輔,天地才得以調和,過剛或過柔都不是好事。」

回應他們的是一片靜寂,看來無名之書的尊嚴不允許它接受這種打哈哈的解釋,左丘感到有些歉疚,想了想又開口道:「你既通曉天下,想必對世界很有興趣,要不要跟我們一起雲遊,親自看看你認知下的世界?」

很吸引人的提議,不過……「不用了,把我留在這裡吧!我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別鑽牛角尖,這只是我個人的問題。」左丘嘗試勸它放棄,然而它卻異常堅持:「別擔心,我會找出答案的。若是你們再次經過附近,請再到這裡來找我,到時候我會把答案告訴你們。」

兩個仙人互望一眼,伯牙輕輕點了頭,左丘便不再堅持,想了想又道:「既是如此,左丘想結交書兄這位朋友,不知書兄意下如何?」

「當然,解答朋友的疑惑也是我該做的事。」

「左丘無以為報,以友之名贈君一字,書兄是否接受?」

要給它名字?沒有名字它也無所謂的,可是……「當然。」名字是他人對自我的認同,所以想要一個名字並不是什麼過份的願望吧?

綠袍青年沉吟了一會:「既無過去,亦無文字,古今皆為空白,故贈以天書之名,書兄意下如何?」

天書?它的名字?「嗯,我很喜歡。」頓了頓:「你們去吧,把我放回原來的地方就好,等下次見面的時候,我會給你們答案的。」

伯牙忍不住問道:「要不要找個山洞什麼的?風吹雨打你也不好受吧?」

「那些東西傷害不了我的。」幾百年它都是這樣過來的。

左丘把書放回原位,伯牙蹲下來拍了拍它:「這樣吧,我們來約定,我和左丘到極北之地,看看你說的神到底在不在,等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就來告訴彼此答案吧!」

「一言為定。」

「那我們走了,你要保重。」左丘說。

「路上小心。」

兩個仙人立起身來,踏上了往極北之地的旅程,留在原地的天書靜靜的聽著新朋友的腳步聲漸去漸遠,終至不見,然後又進入了亙古的安靜中。

--------------------------------------
到這裡前傳結束了,下一話開始進入本篇。

我已經很盡量控制字數了,到現在我還沒寫到主角啊啊啊啊!!

是伯牙的錯!〈耍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