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說八道的地方,分類不用太在意。
  • 56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天書奇談(一)


1.靈書

雲霧繚繞,罕無人跡。第一眼看到所該給的形容大概就只有仙境。不過,如果有人說出了這個名詞,那麼這裡就是人間了。

真無聊。它這麼想著,想找個人說話,像它還未待在這裡之前一樣。偏又無法自由行動,除了待著也想不到別的方法。

不會永遠都是如此了吧?每思及此,都不由得忿忿不平了起來。

像是上天聽到它的吶喊,派來了救贖。兩道人影並肩走著,從雲霧中緩緩靠近,漸漸清晰。

「左丘,你看,這裡風光明媚,雲霧縹緲,像不像我們三百年前經過的黃山?」穿著藍衫的青年笑的開朗,邊左顧右盼,邊望向身旁的綠袍青年。

樂觀開朗的笨蛋。它在心裡替這個人的個性下了判斷。

「伯牙……」不似藍衫青年表現出的的樂天,綠袍青年僅用眼角的餘光掃描了一下環境,然後冷靜的接下去:「我們現在應該是要找地方打尖。」

氣氛稍稍凝結。被稱做伯牙的藍衣青年愣了愣,繼而又笑容滿面:「我知道啊,再往前走一點應該就會有村莊了吧!」

「兩個時辰前你也是這麼說的。」

「這附近可能比較偏僻吧!」

……迷路了啊。它在心裡替這兩個人的處境下定義。

「可是……其實我覺得我們一個時辰前經過的岔路,之前好像也有走過。」綠袍青年微微傾頭,瞇起墨玉般的眼,好似在回想。

而且還鬼打牆。它忍不住又補上這一句。

「是你的錯覺啦!」伯牙伸手拍拍朋友的臉:「左丘,我們是出來放鬆的,你這樣太嚴肅囉!」

你這是轉移話題吧,不能改變你們迷路的事實。它在心裡繼續吐槽。

「可是……」左丘轉向伯牙,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可是一對上那雙像天空一樣蔚藍的眼睛,所有的話就又吞了回去。

「……可能是我的錯覺吧。」他輕輕斂眼,避開那對太過耀眼的眼神。

……你也太容易被說服了吧。

「別擔心,我們再往前走一點,一定會有村落的!」伯牙繼續無害的燦笑。

不可能的,我在這裡待了幾百年從來沒看到人。它在心中否決這句話。

左丘再度瞇起眼,似乎正在深思。

「怎麼了?」

「我在思考你這句話的可信度有多少。」

……已經信用破產了嗎。

伯牙乾笑了兩聲,從後面推著左丘的肩膀要他往前走:「哀唷,這次不會了啦!這麼漂亮的地方當然會有人住,我們傍晚前一定會找到住的地方的啦!」

「不可能的,這裡方圓百里都沒有人家。」抱著制止這種愚蠢對話的念頭,它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咦?」伯牙停下動作,開始左顧右盼:「沒看到有人啊!」

「朋友何妨出來一見,若願意指點路途,左丘感激不盡。」還是左丘立刻冷靜下來,合禮的喊話。

「……我沒辦法動,你們過來吧!」它再度開口,有了心理準備的伯牙和左丘這次仔細聽聲辨位,發現聲音的來源在草叢中一塊大石下,於是連袂走了過去;先一步繞過石側,伯牙便迫不及待的開口:「這位仁兄,你躲在這雜草叢中不嫌氣悶嗎……」

語音頓止,尾隨的左丘察覺不對勁,連忙跟了上來:「怎麼了,伯牙……咦?」尾隨著伯牙的腳步轉過石邊,眼前的場景讓一向冷靜的左丘也不禁愣了愣。

沒有人。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本書,暗紅的書皮,封面上沒有任何文字,邊緣微微起毛,看來似乎年代久遠。

「你一過來就是這樣了嗎?」左丘回過神來,轉向伯牙問著。

「是啊,你呢?有看到什麼人影跑出去嗎?」

「沒有……」左丘四下環顧:「可是聲音的確是從這裡傳出來的沒錯。」

「總不會是這本書在叫我們吧!」伯牙半開玩笑的說道,它忍不住忿忿不平:「怎麼,書不能會說話嗎?」

「也不是這麼說啦……咦?」伯牙吃驚的望向左丘,對方回給他的也是一樣的眼神,兩人的視線不約而同的轉向那本書,「難道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