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說八道的地方,分類不用太在意。
  • 52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恨-嬈女霏霏篇

罪惡坑,有進無出,罪惡坑,男多女少,她是在江湖上打滾過的人,怎麼會不明白那些人看著她的眼神?她鄙夷,她憤怒,她嫌惡,她...無可奈何。 無可奈何,那就忍吧,就等吧,別人的眼神她管不著,也無需理會,她要等他長大,她要把這個小孩帶大,然後帶著他離開這個地方,雖然罪惡坑有入無出,但總會有機會的,她絕不會讓自己的小孩在這種地方終老一生,等到那個時候,風頭一定也過去了,她的孩子可以在一個沒有人認識他的環境下重新開始。 一個女人要獨立扶養一個小孩很困難,她知道,也有心理準備,可是在罪惡坑,這個困難度似乎往上提升,她的孩子似乎在那天受到不小的驚嚇,變得體弱多病,三不五時就發燒,她常常不眠不休的照顧他,到處尋找能治病的藥草,一次,兩次,她累了,她筋疲力盡。 這種狀況給了那些在她身邊不停騷擾她的男人機會,他們送藥,他們送食物,他們來探望。 他們的意圖,她懂,但是,拿人的手軟,在這種情況下,她無法厲聲拒絕,只能顧左右而言它,含糊帶過,久了,漸漸的,她失去了拒絕的決心,那一次,她忘了是哪個人,帶來自己的珍藏藥材,讓那個體弱的孩子補身體時,一切就這樣發生了,有一就有二,後來的事,不需多講。 夜闌人靜時,守在病榻前時,她自問,為什麼會變的如此軟弱?也許,是因為太累了吧,一直照顧著一盞稍不留意就會熄滅的小小火苗,讓她想找一個人依靠到甚至了一種飢不擇食的地步。 就像她所期望的,她的孩子長大了,那個珍貴的藥材的確有用,她的孩子從那之後平安而健康。唯一一個和她的未來藍圖不同的是,這種行為就像上癮了一樣,她戒不掉也無力推拒,她的孩子漸漸懂得那是怎麼一回事,當他們兩個人獨處的時候,她的孩子的眼神讓她猜不出意思,我是為了你啊!她無聲的吶喊,可是她的孩子終究沒有說什麼,那是她的噫測,她說不出口的噫測。 無形的壓力漸漸累積,她忘了是什麼事,她第一次伸手打了她的孩子,不只是孩子,連施暴者本身也愣住了,這一巴掌,不只是打在孩子的臉上,也是打在自己的心上,她不想拿什麼仁義禮教束縛自己,她在罪惡坑,她是惡人,她沒有遵守仁義道德的義務,可是這一巴掌打醒了她,讓她去正式那個一直想忽略的問題,她背叛了這個孩子的父親,她的摯愛,在那個孩子變得健壯之後,這種行為就失去了理由,她卻停不下來。 無力的跌坐在椅子上,她第一次強烈的想知道她的孩子到底是怎麼看待自己的?他愛她嗎?還是恨她?因為她的關係,他在罪惡坑受盡歧視,她知道卻不去理會,只顧著自己,他該恨她的不是嗎?她早該知道的不是嗎?她的時間,在那一天那一件事發生時,就已經停止了,她的心應該也已經死了才對,那為什麼現在她的心會那麼痛?她還渴望愛嗎?渴望那個生命中最重要的小男孩愛她嗎? 不,不對,孩子,要恨,一輩子恨著吧!他越愛她,她的心就會越愧疚,恨她吧!至少這樣會讓她覺得好過一點,她沒有資格得到他的愛。 之後,她更加放浪形骸,心智越來越不受控制,她重要的小男孩身上似乎多了很多不知名的傷,可是在他完好無缺的時候,他的身邊除了她似乎沒有別人,怎麼回事?她怎麼記不得了?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她的孩子似乎有了寄託,據來找她的男人說,他到了一個叫孤獨缺的男人那裡,那個男人收了他當徒弟。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有點慌,好像有什麼事會發生似的,這種莫名的心情反映在行為上,便是幾近瘋狂的暴力行為,其實之後的事她也不太記得了,最後她最深刻的意念,就是要那個小男孩恨她。 要恨她啊,孩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