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說八道的地方,分類不用太在意。
  • 54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最後狩獵

 
---------------------------------------------------------------

烏雲低垂,不祥的黑色漫過一望無際的平原。風拂過亂草,帶來一陣肅殺,應是清爽颯然的秋日,天空卻不見一絲曙光;群聚於此的人們帶著各種兵器,目標是不遠處的黑色城堡。

 
人魔之間的戰爭打了多久?我已經不記得了,握劍的手面對長期的斬殺早已麻木;犧牲了多少人早已沒有意義,對處於長期抗戰的我們來說那只是個不斷增加的數字。幸運的是,這一切即將結束,葬送了無數生命,歷經漫長時光,人類終於贏得關鍵一役,魔族兵敗如山倒,戰爭時被佔領的土地一一收復,魔族殘黨護著他們的王退守最後根據地,我們這些精英傭兵團則被賦予最後一擊的重責大任。
 
只要闖進那座堡壘,斬下魔王的首級,一切便宣告結束。
 
我轉頭看看一路奮戰至今的隊友,人族雙胞胎魔法師,精靈族劍士與弓箭手,獸人族召喚師,僧侶、祭司、武鬥家……每個人身上都有或大或小的傷疤,是投入戰爭至今的榮耀與證明,現在他們也都看著我,看著身為團長的我,等著我發出最後的攻擊命令。
 
堡壘中的魔族是王身邊最後的精兵戰士,我們都知道,這一仗打完不知道還會有多少人活下來。
 
「你還在等什麼,趕快出發吧!」一個獸人武鬥家開口說道,阿諾德,是的,我記得他。有人發言,立刻就引來各方附和。
 
「是呀是呀,都來到這裡了,還不趕快攻進去。」
 
「最後一步了,趕快結束這一切吧!」
 
我還來不及開口,一個以隱身偷襲,在暗處輔佐團員的刺客突然現身:「聽說葬魔旅團已經出發,攻入黑堡東門。」這句話等於開戰的號角,所有踏到這一步、已經躍躍欲試的團員紛紛轉頭看我,我深吸一口氣,壓下所有的不安與焦躁,然後下令:「出發,我們進攻!」
 
命令引來傭兵團大聲應和,全體成員拿起武器,向前方黑堡進發,不多時便來到城下。先行派遣的刺客團員已先一步潛入,清除障礙打開城門,我們順利進入內城。為了避開無謂犧牲,我要求所有人分組安靜前進,目標是消滅魔王,只要魔王死了,魔族群龍無首,就算再厲害也不足為懼。不過事情當然永遠都不可能如計畫般順利,來到王城內庭我們便被守衛的魔族發現,守衛發出警告之聲,引來大批魔族聚集,我們小隊立刻被團團包圍,從遠方傳來的殺聲研判,其他團員恐怕也陷入戰鬥之中。
 
我手握劍柄,和其他戰士一起斬殺所有靠近的魔族守衛,被圍在中間保護的僧侶正為我們施加有利狀態、治療受傷的隊友,魔法師詠唱咒語,準備使用大型魔法一口氣為我們開道;不遠處黑影倏忽閃動,過處皆有敵人倒下,是我方刺客,弓箭手佔據制高點,箭無虛發狙殺漏網之魚。終於魔法師詠唱完成,火焰、冰柱與颶風齊發,所過之處魔兵非死即傷,封鎖線出現缺口,我們立刻把握機會往前衝刺,就在即將進入主城的瞬間,地上忽現魔法陣,大型落雷憑空而現,猝不及防的我方多數人被擊飛,我也只堪堪避開,左肩被落雷擦過,整條手臂麻木無感,此時大量魔兵再度圍了上來。
 
「中計了!」
 
「小心!」
 
還有戰鬥能力的隊員們朝我靠攏,極力回復隊形,我用僅剩的右手揮舞手上的劍,抵禦源源不絕的敵人,僧侶急忙治療受傷的人,魔法師們竭盡所能吟唱法術,現場弓箭、魔法齊飛,熟悉的哀嚎聲與血腥味再次佔領感官,可惜這次連高階魔物也加入戰場,除了小兵,我們還得提防不時飛來的魔法彈與毒箭;雖然我們都是以一擋十的精英,但在敵人人海戰術的圍攻之下,我們漸漸不敵,倒下來的隊友越來越多,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身邊躺滿了魔兵屍體,但也只剩孤身一人。最後的隊友伴隨一聲慘叫倒地,就在我被聲音吸引,分心轉頭之際,一道陰影帶著殺氣籠罩了我,我暗叫不好,提劍回頭抵禦已是太遲──
 
「小心!」驀的竄出一個人影擋在我和偷襲的魔族之間,是阿諾德。他傷痕累累,身上血跡斑斑,看起來也好不到哪裡去。
 
「其他人呢?」
 
「殘存的人都在結集趕來,這裡交給我,你先去殺掉王!」
 
「可是……」
 
「沒關係,快走,只要殺掉魔王一切就結束了。」
 
「……可惡!」我咬牙丟下阿諾德,朝著已無守衛的的內城前進,在前往魔王王座的走廊上遇見了倖存的團員。最後我們來到一扇緊閉的大門前,我回頭一看,七個,推開這扇門魔王就在裡面,而我們就是最後一戰的成員。
 
「……準備好了嗎?」我緊握手中的劍,發現不知何時左肩的麻痺已經消退,手也恢復知覺,每個隊員都看著我,然後慎重其事的點點頭,我再次吸氣,將手搭上眼前大門,「出發!」
 
推開大門,所有人立刻就地臥倒翻滾,往不同方向散開,恰恰避開意料之中的火焰攻擊,在場的每個人都是久戰老手,立刻找到適合的位置對魔王展開狙擊。我握緊手中的劍,趁著魔王閃躲暗處攻擊不注意時緩緩欺進,然後凝聚所有力氣朝他背後砍去,中了!
 
可是魔族不愧是強大的種族,魔王尤甚,雖然受傷攻勢卻更加張狂,我被他連人帶劍從背上甩下,其他隊友見狀立刻補上空位,我也撐起身體拿劍撲上。攻擊、被彈飛、遞補,這樣的事情不知重複了幾百次,終於魔王的攻擊開始減弱,頻率也開始降低,眼看勝券在握,暗處僅存的弓箭手與魔法師開始現形,朝著魔王進逼,就在魔王不支倒下的那一瞬間,所有人歡聲齊呼,互相擁抱慶祝勝利,我也不例外。就在此時,我不經意瞥見魔王眼中閃過的決絕餘光,心中不祥感陡生,「大家注意──」
 
話還沒說完,轟然一聲巨響,以魔王為中心的巨大魔法陣帶來強烈衝擊波,席捲週遭因魔王倒下而失去戒心的人,包括我在內。強大的痛楚襲向腦門,我的身體像一塊破布被拋到空中,然後又狠狠落下撞上地板,五臟六腑彷彿移了位,痛苦奪走聲音,攫取神志,我忽略巨大痛苦,強撐一絲清明,不可以,我不能在這裡失去意識!
 
聲響與塵霧散開後,只見滿目瘡痍,拼盡最後一口氣的魔王已經奄奄一息,我們也沒好到哪裡去,地上平添了好幾具屍體,而避開致命攻擊的團員也已經失去行動能力。魔王緩緩起身,搖晃著身體走向尚存一息的成員,打算用最後的力氣趕盡殺絕!不行,快動啊!我努力驅使意志,但身體根本不聽使喚,近在咫呎的武器變得如此遙遠,可望不可及,耳邊傳來隊友被屠戮的慘呼,完成殺戮的魔王轉向我,一步步朝我逼近,最後站在我身前舉起他的大刀,我又愧又恨,心中充滿絕望,當刀子朝我落下時,功敗垂成的無力深深包圍了我……
 
「王天華,叫你幾次了,不要整天顧著打電動,給我下來吃飯!」熟悉的吼聲穿過房門傳來,回過神,大量金色的陽光從窗外灑下,正是秋高氣爽的午後。
 
我媽叫我吃飯,等等再繼續。
 
我也是,暫離。

望著螢幕上傳來的訊息,還有大大的「挑戰失敗」字樣,我聳聳肩,站起身打開房門,吃午飯去是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